当前位置:冲浪365bet手机娱乐场_365bet体育在线官网黑钱_365bet开户投注网 > 其他365bet手机娱乐场_365bet体育在线官网黑钱_365bet开户投注 > 脱线演绎法 > 第三十九章 吕布?

第三十九章 吕布?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????经望川没有取下那只匕首,他不确定吴索是否在上面留有特殊的暗记。他掏出手机伸进抽屉,再将抽屉尽量闭合,待留下仅可容纳一支胳膊的缝隙,他才按下手机上的拍照键。

????一片耀眼的光芒闪过,相比于室内的昏暗灯光,闪光灯的耀闪程度和范围,还是超出了经望川之前的预估。他摇摇头,抽回手臂后重新将抽屉合拢。按计划他应该在假想对手出现之前检查完屋内的一切,可现在这动静似乎有点大,必须要抓紧时间了。

????经望川收起手机,返身径直走到一排靠墙的档案柜前,这是他的第二个优先目标。书柜的上层整齐的摆放着许多大部头的书籍,例如《逻辑与数学的关系》、《英译本施公案传奇》、《痕迹学的初探以及应用》等,种类杂驳却边角簇新,看样子只是摆设。

????经望川蹲下身,从小挎包中抽出一根细钢丝,利索的捅开了书柜下层的一把小铜锁。下层的隔间并不大,里面却摆满了各种半新不旧的小型设备。二十倍径的军用望远镜,三节甩棍,干电池的强光手电,接触式耳机,铜框放大镜,甚至还有一副破旧的皮手套。看来这些都是记载着吴索荣光记忆的老物件,这厮还很念旧?

????经望川又从最底层抽出一支木质托盘,其上却是摆满了各式各样已经报废的窃听器。有老式的俄制有线窃听器,有带着发射天线的美制老古董,有的上面还标注着编号和日期,但无一例外都是已经淘汰产品。这厮不但念旧还搞收藏?

????这些物品虽然老旧但都擦拭一新,与另一个房间内的陈设形成极大的反差。之前经望川打开了吴索租住的另一套房间,里面的陈设简单却显凌乱,地面也是布满灰尘。所以经望川只是在门口扫了一眼便退了出来。而这间屋内的大小细节都是井然有序,想到此处他不由心中一动,难道之前的那个房间才是藏匿秘密的真正所在?

????终于,经望川在底柜的角落处找到一支老式军用叠扣饭盒,打开一看,依旧是失望不已,上下两层都是用过的小型窃听器,以及一只估计是当做放大镜的凸透镜片。虽然这些也是这堆破烂里的垃圾货,但总算是见到了现代的科技产品。

????经望川拿起凸透镜对着那些窃听器仔细检查了一遍,发现的确都是些一次性的便宜货,而且几乎都是国内仿制的低端产品。虽然毫无价值可言,但这些破烂至少说明,吴索是一个很注意收拾首尾的专业人士。经望川正准备将其依照原样归纳好,却猛然听得身后传来一阵细微而密集的脚步声,不止一人!

????这是什么情况?傅胖子为什么没有发信号?不及多想,经望川拧身提纵,只两个跨步,便已轻巧的闪至门后。经望川进屋时刻意将门虚掩,此时侧耳倾听,脚步已近门口。从脚步轻重以及呼吸的疾缓判断,门外是四个体质出众的壮汉!经望川随即反应过来,自己应该是钓错了鱼!

????在门打开的那一瞬,经望川随手熄灭了屋内的灯!“靠,姓吴的孙子有准备,大家小心!”一声略显尖细的惊呼传来,紧跟着,两个踉跄的身影冲进屋内,“谁tmd推我?都散开,老子的夜战八方耍起来自己都害怕!”

????“老幺,守住门口,大黄,开手电啊!”

????“那孙子躲在门后,啊!哦!呃┈┈”惨呼、痛哼、抽搐,随即声音戛然而止,电光石火之间,一个身影已扑倒在地!

????“大力犇儿挂了!?奶奶的,大家并肩子上!”尖细的声音再次响起,只不过此时已经变得有些急促而惶恐!

????啊!砰!砰!砰!

????几个呼吸之后,灯光再度亮起。

????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经望川闲庭信步般地从门后走了出来,他俯下身,微笑着看向其中一人,“不要装昏迷,我知道你是这三人的头目,所以下手有分寸。”

????那壮汉只得抽搐着睁开双眼,并努力顺畅自己的呼吸。刚才他的胸腹隔膜位置遭到一记暴击,连惨呼都未及发出便已倒地不起。此刻这令人恐惧的面容已然近在咫尺,看一眼会不会被灭口?

????咦?居然还是一个年轻的歪果仁?怎么这笑容之中似乎还带着几分羞恼,这还有没有王法了!?我才是受到伤害的那个人!

????“忽,忽,”壮汉似乎仍是呼吸不畅,他惊惧的看向经望川,声音也是断续的艰涩。

????“还装!?”经望川用脚尖轻踢,他的确有些气恼,自己如此周密的计划,居然被这么几个江湖混子给破坏了?

????这简直就是羡煞操之孟德啊!

????“忽,whoareyou?唉,iam,”

????“唉姆个fart!说中文!你个dumbass!”经望川气笑,这厮是被揍迷糊了,居然拽上了英文?看来还是个力求上进的知识混子!

????“我不叫丹巴斯,我是吕奉先,我们是来找吴索要账的!这位法特大侠,不,这位superman,钱我们不要了,这都是误会啊!”

????“吕布?”经望川笑了,“我不是吴索的朋友,我也是来找他要账的。说说,吴索欠你们多少钱?什么时间借的?”

????“您认为什时间合适?我是说我肯定排在您的后面,您什么时间收齐了吴索的欠款我再来,我不急!”壮汉的嗓音已经逐渐恢复如初,尖细的声线继续撩拨着经望川的神经。

????“你,,你还是赶紧改行吧?这么敏锐的神经,去开个婚介中心也不错。”经望川揉着眉心,头疼,“我问你的问题直接回答,用不着你替我瞎操心!”

????“哦,吴索是三月五号向我借了十万,讲好三个月连本带息归还十二万。可如今这都六个多月了,这孙子自打拆迁以后就一直神出鬼没的没个踪影。我带人在这里已经埋伏好几次了,这不,昨天听兄弟说吴索这里有动静了,所以我们今夜┈┈”

????经望川心下叹气,昨天自己来过,前天也来过,看来今天的事情还真是怨不得运气,“吴索有没有对你讲过他借钱的原因?”

????“这个他倒没说,说了一般我们也不会信。我们只是知道他六月会得到一笔拆迁款,有偿还能力,所以才会借给他。”

????“他房都没了你还借钱给他?你就不怕他拿钱之后逃跑?”这个吕奉先的思维方式的确与众不同,经望川叹了口气,“你对吴索还了解多少?详细说说,我的耐心有限┈┈”

????吕奉先揉搓着胸口,又扫了一眼三个昏迷的同伴,这才犹豫着开口:“那边那个躺着的麻脸是吴索的堂叔,叫吴四贵,人小辈大,不过好像是已经出了五服。他替吴索担的保,另外吴索还押了一辆车给我们,所以我们才借钱给他的。”

????“是什么车?”经望川眼前一亮,他想起吴索开的那辆斯巴鲁。

????“是斯巴鲁森林人,跑了两万多公里,还算八成新。”

????“那现在呢?”

????“车没了!一个月前,我们晚上去一家小饭馆吃饭,开的就是吴索那辆车。结果等吃完饭出门一看,车没了。我们也没有手续,自然也没法报案,所以就只能继续找吴索要钱、要车了。好容易才找到点线索,谁知又不巧遇到了您┈┈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